第9章

作者:帅明 | 发布时间:2019-08-09 18:52 |字数:1825

    厂经常缺货,这样下去,我们是挣不到钱的。」

    丈夫说:「那你准备甚麽时候辞工呢?」

    我说:「我明天就辞工了。」

    丈夫点点头表示同意。十点钟时,丈夫走了,阿梅回来後,就对我说:「你丈夫来了,我怕他去

    厂里找你,所以我就去叫你。」

    我笑着对阿梅说:「天啦 好险 你叫我时,那个王八蛋正插得有劲,我叫他不要搅了,他非要射

    了才下来。回来後,我丈夫又想得很,我阴道里还有老板的精液,我想去洗洗,我丈夫却不准,

    差点被我丈夫看出来 我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我丈夫发觉 看来我现在唯一的办法是离开这厂 」

    阿梅没说甚麽,我交辞工书好几天了,组长签了字,就是老板迟迟不签字,上班时老板把我叫到

    办公室,他说道:「阿芳,干得好好的为甚麽要辞工呢?阿芳,说句心里话,虽然我对你有过份

    要求,但我是对得起你的 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还是不要走吧 好不好呢?」

    我说:「我们的关系是其一,最主要是我丈夫要我走,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我丈夫有所怀疑, 是一

    时找不到把柄,你不了解我丈夫的性格 你实在不签字我也要走,大不了不要工资算了。」

    老板想了想说道:「唉 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 这样吧 今晚你过来找我,我会把工资全

    部算给你,下午你就不用上班了 」

    我走出办公室,回到车位上也无心情再干活,下午我没上班,在宿舍睡觉,四点半老板到宿舍里

    找我,老板真诚地对我说:「阿芳,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明天你可能就要离开了,我今晚

    请客,为你送行,请你不要拒绝我的邀请 」

    我无语地点了点头,老板说:「你先洗洗脸,十分钟後我来叫你 」

    我特意地换了衫,稍微化了妆。老板叫了一辆的士,我们来到南头一家挺豪华的酒楼,他叫了很

    多我喜欢吃的川菜,我们边吃边谈,我也学着喝了不少啤酒,弄得满脸通红,酒足饭饱後,老板

    又带我去歌厅,虽然我的歌喉不是很好,我还是唱了不少我所喜爱的歌,我们一直玩到凌晨一点

    才乘的士回到厂里,下车後,老板依依不舍地望着我说道:「阿芳,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厂,我欢

    迎你再回来,如果不愿回来,也欢迎你常来厂里玩玩,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

    说着老板转身便走,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怎麽了,我竟跟在他後面,说句心里话,虽然我先後同老

    板有过差不多有二十次性行为,虽然他没有让我享受过真真正的性高潮和性乐趣,但这次我是动

    了真感情的,找想最後再陪他一次

    我陪他一起冲凉,帮他搓背,帮他洗肉棒,他也同样帮我洗,然後我们赤裸裸地上床,我温柔地

    说:「你躺下,找给你按摩 」

    他高兴地躺在床上,我跪在他身边对他从头至尾进行抚模,揉捏,看着他那硬起的小肉棒,我忍

    不住想用嘴去亲它,我说:「你闭上眼睛,不准看我。」

    他听话地闭上了双眼,我低头用嘴含住他的肉棒,轻轻地翻开包皮,露出龟头,我伸出舌头温柔

    地舔着那光滑的龟头 谁知他早已睁开眼在看我,我吐出龟头对他娇声娇气地说:「你讨厌 我不

    来了 」

    他兴奋地说:「阿芳,你舔得我太舒服了 」

    我撒娇地说:「我也要你给我舔 」

    他抬头起头说:「我可从来没舔过。」

    我假装生气地说:「你不给我舔,今晚你就别想搅 」

    他很为难的样子,说道:「我 我不知道舔哪里你才舒服 」

    我心想「亏你还是个男人,连口交都不会,还成天想搅女人 」

    我躺在床上温柔地说:「来,我会告诉你舔哪里的 」

    我张开双腿用手指着我的阴蒂说:「先吻或者舔这里,然後再舔其它地方。」

    他按照我指的地方呆板地伸出舌头舔着我的阴蒂头,虽然生硬了点,还是舔得有点舒服,他舔了

    不会儿,便用手指帮忙,他用手指揉捏着我的阴蒂,我好兴奋,好舒服,洞里的水也源源不断地

    流出来 我觉得洞内空虚无比,我忍不住地叫他快下床,他不明不白地下了床,我慌忙地将屁股移

    到床边大大地张开双脚,说道:「快 快插进去。」

    他站在床边,将肉棒对准我那潮湿的肉洞一挺而入,他的肉棒确实是细小得很,他的抽插我真的

    毫无反应,他一边抽捧一边说:「阿芳,你的水太多了。」

    我没有理他,我心慌地伸手按在自己的阴蒂上揉搓着,他喘着粗气艰难地运动着,在我刚要达到

    高潮时,他抖动了几下停止了抽动,我难受地揉搓着阴蒂。在我的自助下终於也达到了高潮 然後

    我们赤裸地拥抱而睡

    第二天上午,我丈夫来接我,厂里的工友也来为我送行,阿梅两眼泪汪汪地说:「阿芳姐,有时

    间再来看我 」

    我潮湿的眼睛望着阿梅说道:「有空我一定来看你 」

    我心里明白,老板今天是不会来送我的,因为昨晚他已为我送了行,我的洞里还留有他的精液。

    我依依不舍地含着泪水同大家挥手告别。和丈夫离开了这个充满故事性的地方,我好像已经历尽

    了沧桑,也有一种厌倦这样生活的感觉。但愿未来是平淡的,不要再有机会再让这麽多艳事发生

    在我身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