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帅明 | 发布时间:2019-08-09 19:24 |字数:5470

    纵慾娇娃

    ------------------------------------

    兰慧前天跟「大喇叭」及「小冬瓜」约好今天一起去看刺激点影片,限制片且听说

    会有插片的「激情艳女」影片,因为长这么大了,还分不清什么是「X级」、「A

    片」、「R级」、「插片」,光只听班上的男同学说什么似的,于是三人决定今一

    探究竟,兴致冲冲的,一路杀到电影,眼看开时逼近,买了票横冲直撞的进去,幸

    好时间到,快进去吧。

    我们是头一次回看这种电影,特别好奇呀,所以那「情、爱镜头」,使我觉得特别

    肉紧刺激,想低下头不看,又舍不得,。

    这时突然卡擦一声,跟原先剧情不同的影像,男主角把女主角的大腿八字分开著两

    条白嫩的大腿,让小嫩穴尽量露且张得大大的,男主角手持一根特大号的大的肉柱

    ,就来个饿虎扑羊式,朝著她的胀卜卜的阴户一插,女主角的淫水早已是泛滥于阴

    户内,于是应声「唰!」的一声便全根尽没,那男主角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

    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次次是那样的急来回抽插,,而女主角那两

    扇肥厚的肉门呀!一开一合一张一收便紧紧咬著那粗大的肉柱不放,我看到觉脸红

    热热的,心中乱跳似的,不好意思在看下去,「大喇叭」及「小冬瓜」她们两似乎

    看到津津有味。

    我们坐的是楼上后面倒数第三排,观众很少,斜背后排却有一对男女,黑暗中这时

    我偷瞟一眼,不要脸,两人互搂在一起,正学著银幕上动作,在大开「开司」呢?

    亲吻还罢了,那男的一手提著她的腰,一手竟由女的裙子底下伸摸了进去。

    女的脸上红晕红晕的,头歪斜在男的肩上,不时皱眉,低低的淫笑喘息著。

    忽然,女的也伸手出来,解开男的裤扣,用手套著男生的大肉柱。

    两人还附著耳朵说话。以为黑暗中没人看到哩。

    可是我看到感觉脸上更加的烧的,混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挖那地方。接著

    听见女的口中「嗯嗯」地低迷声音说著:「好哥哥 痒的受不了 不要弄了

    嗯嗯 」,男的也说:「我也硬的发胀, 也快要射了 我要插你的小

    穴 」

    银幕上的镜头很精彩,男女正床上作爱,他二人似被那精彩画面吸引了,两人偎依

    在一起,边看双方的动作随著剧情起伏加快。

    几分钟后,女的轻轻的「哟」了一声:「我出来了 」

    男的喘了一口气,只见黑影中有点白影一幌从那女的手中大肉柱射出。

    接著看那女的大约是用手帕擦手,又往自己的裙内擦拭了一回,「啧」一声两人亲

    了个吻。

    女的说道:「我想回去了。」

    男的却说:「你已出来了,我仍硬得难过,你没看它翘首高举地,只出来了一些『

    口涎』,这样不好,要出去, 你 坐上来 」女的似乎不愿。

    男的却已把她强拉著,提起她的腰身,掀起裙了,脱去三角内裤,坐至他的腿上。

    这是做什么,女的不穿内裤光著屁股的坐在男人腿上看电影,还是头一次看到哩。

    不一会儿,只见女的微微提了一下身子,男的双手抱住她的腰,她一手伸进裙内,

    然后猛往下一沉,只听女的口中有点轻微的响声,「唔」了一声。

    我正感到奇怪,那女的两脚点地,身子一上一下,提起又坐下,发出一种细微的悉

    悉率率的声音,有时还有卜渍卜渍的声响。

    微微可听见那女的口中浪叫著: 「啊唷 我忍不住了 舒服极 要

    丢了 快狠狠 干 亲哥哥 快插 猛力磨 丢 要

    丢了 再插 快磨 丢了。」

    就这样约有十多分钟,女的「嗯」了一声,屁股一沉,坐在男的身上不动,一手打

    开手皮包,拿出一团卫生纸,由裙内股下探去。

    她离开男的大腿,站了起来。

    那男的在后面毛手毛脚的,不知在忙著什么?

    我心中一动,有点明白了,只觉得自已那地方有点麻痒,我只好夹住双腿,;却觉

    得三角内裤裆上有点凉丝丝的腻人的水。

    此时电影演完了,灯光大明,只见他们两脸上红红的,女的低骂著:「死鬼!差点」男的说:「我会控制时间的,谁知道呢?」

    见鬼,我就知道,全被我看到了。

    他二人便匆匆走向拥挤的人潮中。我故意顺绕走到他二人的座位中间,看见地上有

    几团卫生纸。

    我忽见「大喇叭」及「小冬瓜」走向女厕所那边去了。

    人潮梢已消失在太平门外。

    我假装坐下,低头拾起卫生纸,上面的东西沾手像黏了浆湖、胶水似的,我就著灯

    光,往椅背后一看,那女的内裤竟丢在这里没穿回去,还有卫生纸尽是淡黄色的水

    渍,湿透了,有的卫生纸像是揩了鼻涕,怪腻的。可是,我并未听到看到他或她二

    人吼鼻涕,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拾起一闻,腥味很浓,是不是像电影中所演得,男

    人的精液。

    这时「大喇叭」及「小冬瓜」在女厕那边叫喊著我,真三八,我亦感到有点头晕似

    ,于是放下卫生纸赶快与她们会合,心理也懒得和她们说些什么,一个人没命似的

    在人潮中向外挤,出铁栅门。

    可是人潮中,我觉得背后有件东西,好像橡皮棍似的,顶在我屁股沟内,一股热气

    ,使我心中乱跳,喉下发紧发乾。

    因为,前面恰好有人吵架,把路堵住,前面的人停了脚步,后面的人拥上来,挤在

    一起,连转身都不容易。

    这时我心中又急又好气,想用我的锋利的指甲给点利害看看!

    我迅速的把右手绕到背后,一把抓住那橡皮棍,用力扣紧指甲!

    背后果然痛得「呃」了一声,我骂声:「下流的东西! 」

    猛觉得一团又热又富有弹性软肉,直撞我手心!

    原来,该死的家伙竟已先解开了裤扣,被我的手一抓,一半就露出裤外,好粗的东

    西,我一把还握不满!

    我急忙想缩手回手,不抖,被一只手捉抓了脉门,鸭蛋样大的一团肉在我掌心直顶!好像要插进我小穴似的。

    顶得我心慌意乱,觉得由那团肉的正中,沁出如胶水一样黏手的水,是出来了吗?

    为何不软下去?后来才知那不过是杀千刀的男人射出来的热精液,男人有要有两次

    的射精才会软下。

    我用力想抽手回来,想喊叫,又叫不出口,好不容易前面路开了,他松了手,我头

    也不敢回,拼命往前快走。

    出了栅门,偷看一下掌心,像打开的鸡蛋清,混白色,腥味很浓,脏死了!

    我只好牺牲一条手帕,狠狠擦了一擦,丢入巷边阴沟内。

    我生平第一次碰到男人的东西,那么粗,那么大,真是又怕,又恨,又爱,心中慌

    乱,说不出的滋味。

    ------------------------------------

    餐厅小妹出身的马玉芬,由于向往明星生涯,于是想混入电影圈,先是参加综艺节

    目什么 天使选拔,演员训练班,模特儿选拔,中国小姐选美, 混了两

    三年还是没混出什么明堂。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一位摄影师余璱天,这位人如色狼般的骗马玉芬说,只要

    她愿陪他到郊外去跟他作爱的话,他一定将她推荐给导演,饰演「春归何处」的女

    主角。

    马玉芬成名心切,心想想用自已的处女初夜交换成名明星梦也很划算,于是又去约

    了她的一位姊妹淘温翠苹,她亦是羡慕明星那种浪荡的生活方式,在她听取马玉芬

    的游说之后,欣然答应与余璱天、马玉芬一起到有名的风景区--阳明山国家公园

    --去玩那三人的性爱游戏。

    一番打扮之后,马玉芬与温翠苹那股骚味更是味道十足,马玉芬穿著低胸露背的花

    色短裙洋,而温翠苹著紧身露肩低胸的白色洋装,陪衬出她那高耸的双峰更是挺出。

    到了阳明山国家公园走到后山找较偏僻的角落里,取出了带来的啤酒来饮用,边谈

    笑风生,双方都以黄色提材来说。

    说著说著,马玉芬说道:「余先生,我的床上功夫是第一流的,而演戏更是高人一

    等,作完爱,可别忘了推荐『春归何处』的女主角喔!」

    马玉芬似乎怕被余璱天占了便宜后不认帐,因而在作爱之前反覆再三强调。

    「那 那当然, 至于你的床上功夫,等一下试试看即可分晓!」余璱天带著笑

    容,色迷迷地回答著。

    「对了!余先生!我能在那戏里演个角色吗?例如女主角的妹妹,或是男主角的情

    妇,我来演合适吗?」

    温翠苹亦逮住机会,让余璱天答应她的要求。

    「那绝对没问题,不过等一下可要卖劲喔!」碰上余璱天这大色狼,眼看到手的一

    块肉,当然舍不得放弃。

    马玉芬瞪目神飘,意爱情迷,亦有些讨好,马上与余璱天热吻在一起了,而温翠苹

    忙著为全璱天作「马杀鸡」,他两人吻了十来分钟,余璱天转向与温翠苹吻在一起

    ,借那舌头转动来传递双方的热情。

    这可使余璱天有些按奈不住,于是一把住马玉芬将裙内三角裤脱去,自己亦将早已

    坚硬的大鸡巴挺了出来,「碰然!」一声,那巨无霸超大型的大鸡巴已出来了。

    马玉芬及温翠苹红著脸心中蹦蹦的乱跳著,但想一举成名,不管那么多,互相对余

    璱天直抛媚眼,马玉芬左手捏弄那两粒鸡蛋大的睾丸,而温翠苹一手不停地套送余

    璱天那巨大的大鸡巴。

    余璱天目现慾火,他看著马玉芬,美艳娇嫩,他逗笑说:「马 你 你真性

    感,让我吻你那肥大的阴户一口,不知道有多好?」

    只见马玉芬犹豫一下,不见回答,却以行动表示,立刻把双腿八字大分,跪蹲著躺

    在地上余璱天的头部,露出一条细缝,且红里带水地,让余璱天能很轻易的吻那阴

    唇、小穴口。

    「喔 嗯 哼 好 好舒服 」马玉芬气喘嘘嘘的娇浪著。

    而温翠苹等到他们陶醉的当儿,一阵娇喘,她的玉手把那余璱天的大鸡巴套弄的直

    跳动不已,她的似触电般,引起阵阵遐思。

    心中一阵肉感,她那樱桃小嘴立即往余璱天那大鸡巴含了起来,天呀!竟是满满的

    一口,没丝毫的空隙。

    这两个天生尤物,为了当个电影明星,不惜卖弄风情,献出珍贵的处女身给这摄影

    师,女人的心,可谓微妙的很呢!

    在这绿草如茵的大地上,她俩都脱得一丝不挂了,想享受著原野般性快活,使得余

    璱天英雄气短!群侠没路。

    这时,马玉芬被余璱天吸吮得那小穴淫荡地叫道:「我 我那小穴 好痒

    好痒喔 」

    那温翠苹亦有些慾火上昇,马玉芬见往状用她往昔手淫的习惯,驱使她右手拨开了

    温翠苹的外阴唇,显露著小穴,马玉芬伸出舌头吻了起来

    这一吻,把温翠苹吻得甜蜜极了,她脸上渐渐昇起了像一朵红艳的桃花,浑身开始

    发抖,像虫一般地在地上扭来扭去,马玉芬更不停的吻捏弄著。

    马玉芬于是抱起了她往余璱天身上一放,不偏不倚,温翠苹的屁股眼正好对准了余

    璱天的嘴巴,马玉芬亦在温翠苹那阴蒂上吻个不停。

    「哎唷 哎唷 好 好痛快呀 哼 」

    温翠苹的舌头在口腔中颤抖了起来,她的小穴已经痒得非常厉害,淫水有如泉水般

    的涌出。

    当温翠苹那颤抖的扭动身子无法在支持时,于是她翻了个身,好让双手握在地上支

    持著身体重量,现变成余璱天吻住她的阴核,而马玉芬舐她的屁股眼了。

    温翠苹这样地被挑逗在她心中心花怒放,像小鹿般乱闯,血液在周身激荡起来,而

    余璱天的阳具亦膨涨的到极点,温翠苹不时的将它含在嘴中套弄。

    马玉芬将温翠苹的身子扶正,此时温翠苹那鲜嫩的小穴口,不停地向外流出骚水,

    于是温翠苹自已用左手扶正余璱天的大鸡巴,往她嫩穴插了进去。

    她心己乱,急似地不顾一切的将玉腿张开开,让小穴口张开显露出,屁股向前迎顶

    上来。

    柳腰上一用劲,大鸡巴的龟头对准嫩穴破关插入了。

    「插进去 不得了了。 」温翠苹的阴户熬了这些时,淫水早已是泛滥于

    阴户内,于是应声「唰!」的一声整根沉入小穴内,她这时好像又痛又痒,又似乎

    领到无限的好感舒服与痛快,

    温翠苹是未经人道的,这破题儿第一遭,这粗大的鸡巴真令她的吃不消,如今被一

    根特大号插弄著,直抵穴心,真是中了特奖,余璱天那根大鸡巴反而感觉被她紧紧

    地唅住,龟头似有一股热气喷在上面,那正是温翠苹的阴精淫水,使余璱天酥痒痒

    的,像温泉般的热流,顺著鸡巴往草地上不停地溢出。

    马玉芬帮她上下套弄著,温翠苹将她那整齐有致的阴毛间的嫩穴,对准余璱天那竖

    硬如铁的大鸡巴龟头顶在她的小穴,每当她用力下沉时,「噗滋 滋 」的作响,温翠苹上下牙齿咬著更响、更紧,她的脸上更露出那陶醉状,微微的冒

    出汗水,娇声道:「余 还 还没插到底 你 你再向上顶  快

    快 我 我痒 死了 哼 」她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

    ,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肉门呀!一开一合一张一收便紧紧咬著那粗大

    的鸡巴不放了。

    大色狼的余璱天知道这法子是永远无法插到底的,于是说:「温 你下来

    那样插玩法 不容易使深深插到你的阴道子宫底去的,要插深进去 换个

    方式 我教你快 」

    于是温翠苹躺在草地上,将两腿分开高举,让她的阴户突出,再用左手尽量地拨开

    她的阴唇,使阴唇中更加显露出小穴口,嫩穴还不停地流出淫水,余璱天见状心中

    慾火更旺,将大鸡巴往穴口轻轻地试了一试,腰上一用力,整根鸡巴齐根而入。

    余璱天不停地一抽一送了起来,温翠苹的屁股随著余璱天的抽送像花一样一波一波

    的迎送插抽,她被抽插得口中「哼 唔 」作响,两人之间的动作配合得合

    作无间, 她边哼叫道:「我 我不行了 要丢 丢 好美 好

    舒服 唔 你 你好棒 我 我上天了 尿 尿出来

    了  哼 哼 唔 」

    一阵狂风暴雨的残拼下,两人身体间,一起一落的动作,肌肤冲系,只听得马玉芬

    心痒不已,淫水直流。

    待温翠苹酥麻倒地,余璱天接又与马玉芬以同样的姿式插入,但因马玉芬还是处女

    之身,一经余璱天的大鸡巴猛插整根而入,顿时疼痛不已,但余璱天的心醉了醉得

    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样的重

    真达花心,次次是那样的急来回抽插,原本疼痛的她也随著余璱天的加快插弄而由

    痛转为慾火高涨,口中的喘息和断续呻吟声浪花碰击礁石声,马玉芬口中浪叫著:

    「啊唷 我忍不住了 舒服极 要丢了 快狠狠  干

    亲哥哥 快干 猛力干 丢 要 丢了 快干  快

    干 丢了。 」渐渐地慢慢地精神愈来愈紧张了,那根鸡巴也越来越坚硬

    粗大了,浑身的血脉已经沸腾了似,慾火昇到鼎点。两个人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终于余璱天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马玉芬一抱,那个大龟头吻住花心一阵跳动,一

    串热滚滚辣辣的淫精液像连珠炮似放旳直射深处进了子宫,她好似得了玉液琼浆夹

    紧了肥饱满的阴户,一点也不让它流到外面去,这样她窒息了,她瘫痪了也满足了

    ,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荡了,她们俩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余璱天。

    三人休息了一回又在大战了一回,直到太阳下了山,才整理行装,回到台北夜市。

    马玉芬及温翠苹为了明星梦,将处女身让余璱天得到最大的性慾满足,而之后才明

    白余璱天的身分,只不过是抬摄影机的工人,对于谁当主角,丝毫没有任何影响力。

    于是马玉芬与温翠苹又要开始寻找那能使她俩当上明星的人,当然,她俩在这之后

    更懂运用性爱技巧使得那些人得到最高性慾享受,以达完明星梦的梦想,你如有办

    法,对于她们俩的床上功夫,你亦将能得到讨教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