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帅明 | 发布时间:2019-08-09 19:43 |字数:2617

    利用,那些健儿便利用它作为支柱,把她倒吊,至於她的嘴巴,却是给那个人看做享乐的妙品後,这家伙的嘴巴,则刚刚吻在那朵花上面。

    为甚麽贝茵不会一口把她嘴巴里面的东西咬断呢?可能是她担心对方把她杀掉,也可能是她的嘴巴先行塞进了橡筋圈,然後给二索推出推进!不管怎样,她这种姿势是很难持久的,就快看到昏迷,可是,往深处想想,他就脸露微笑了,根本上那些人早已把她们看做玩具,她晕到之後,仍是玩具,无怪他们毫不担心。

    这种姿势可谓极尽摧残之能事了,站着玩弄她的人,除了上上下下都可以获得满足之外,还可以把一双手按在她的小肉球上面,任意抚弄,想得这样的刁钻,真是青出於蓝。

    这两个人所受的苛刻遭遇已经是惊人了,至於小燕,她的处境更加古怪,她竟然像一条蛇似的缠在一个人的身上,并且以颠倒的姿态出现。她用两条腿夹住他的颈,下边却双手抓住他的臀部,於是他毫不费力!就可以获得最高享受,不但这样,还可以腾出一双手握枪射击。

    虽然这家伙可以采取这种姿势同时展开两种搏斗,可是,他怎样能够劝服小燕这样干呢?真是难以猜测!

    他竟然欲火攻心,恨得牙齿发痿。

    墙外的一边仍有几个女人,她们不是处女,即使受到摧残,无非发生痛楚,决不会像处女给人摧残的表情那样美妙,他不想再看了,突然之间,他想起了安娜,不觉心上一沉。

    那些女人当中没有安娜,安娜带着手枪,料想她走向另外一个地方了,如果她潜伏在近处,可能向他行剌。

    跟着,他又想到另一方面,安娜会不会用手枪威胁胡叁,夺取那个贮藏钻石的宝箱呢?想到这里,他就急急忙忙从高处走下,看着胡叁。

    浓胡子一边看一边想,看得津津有味,险些忘记他的处境是怎样子了,多看几眼,果然不出所料,胡叁已经失了踪。

    胡叁失了踪,可能是安娜逼他携带钻石同行,也可料是胡叁私自逃走,甚至有可能是安娜跟胡叁合作,准备逃出荒岛,远走高飞,不管怎样,他俩合作或者他俩当中以一个企图行开,一定要找到一艘快艇的,火钻石号游艇没有汽油,想航行也办不到,顺势往下想,他即时想到自己坐阵的一艘快艇了,说不定胡叁会绕道离开那个地方,行向海岸,夺去快艇,立刻启航,这样子想,浓胡子就不再留恋那间屋,向海岸那边飞奔。

    他一口气的飞奔到海滨,老远就看见那艘快艇,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叁脚两步行过去,刚刚冲进了快艇,他就行到艇上里面的一角,看看那一条手提机枪。他看见它仍然放在那里,抓起它再叁研究!认为它没有走样,脸露微笑,稍停,他就悄然的坐下来,紧握机枪,准备射击。

    照他想,不管那一个人想逃跑,总是要闯过这一关的,他有一条手提机关枪,就算十多个人向他进攻,他仍有把握取胜,怕些甚麽,此念一起,他就放心了许多。

    可是,他的乐观末免言之太早了,不过短短的一会,他就眉心紧皱,恨得咬牙和切齿,为甚麽呢?原因是快艇上面放置的汽油竟然少去两罐。不消说,一定是他雕开快艇之後有人潜入艇内把汽油偷去了,火钻石号游艇大概在附近,这家伙有了汽油,不难利用它使火钻石号游艇开驶的,想到这里,他就怒冲冲的飞奔到岸上去,手里仍热紧握着那条手提机枪。

    他从来没有这样愤怒的,他的手下为了女人叛变、胡叁单独劫走销石、快艇的汽油神秘失纵,这一连串的打击险些使他的脑袋爆炸,刚才在心里熊熊高燃的欲已经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股怒!

    他在沙滩上面怒冲冲的走动着,转瞬之间,他的背影就消失了,至於靠近快艇的草丛,却有一个女人望着他的背影发笑。

    这个女人就是安娜!她跟那些女人聚在一起,走不多远,就有一堆海贼如狼似虎的冲过去,见人就擒,她仅得一柄手枪!怎能够抵御得来呢?她不想吃眼前亏,索性悄然的跑开,握枪跑到树下,解除小花的束缚,然後奔向那一排屋,找寻胡叁。

    她会有这样做,纯然是自私自利,照她想,胡叁始终是挂念小花的,利小花做挡箭牌,他不敢发枪射击。钻石既然落在胡叁的手里,他知道那一艘快艇收藏在甚麽地方了,找着胡叁就有希望一起逃生了。

    她想恢复自由,同时想获得宝石,索性把心一横,单独进行这件事。她这样想是很有理由的,凑巧浓胡子跑到屋顶上面,胡叁瞥见她俩,喜出望外,不过匆匆忙忙的交谈了几句,便即逃跑,因此之故,浓胡子找不到胡叁。

    更妙的是这一点,胡叁等叁个人跑到快艇的时侯,因为胡叁需要托起叁十磅重的扁箱跑,他跑得慢一些,索性把快艇的位置告诉安娜,叫安娜先到一步,要是安娜抵达该地,还要偷了两罐汽油出来,藏在草丛中。她也躲起来了,预防浓胡子万一同到快艇那边,看见了汽油失踪,疑云满腹,立刻离开,到时他带了扁箱跑近快艇时,就不会受到威胁。

    他施展调虎离山之计!骗走浓胡子,盗取整箱的宝石,还带走了两个女人,可谓智勇兼全。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整夜奔波劳碌,忘记了一件事情,天色要是发亮,他俩有了快艇仍是没法逃出生天的,原因是海上发生过枪声,并且有两艘游艇失踪,势必引起水警轮的注意,分区搜查,到时他们驾艇出海,无所遁形。

    当时胡叁急於离开叶岛,没有想到昼夜之间的分别,到了他千辛万苦携带扁箱抵逵快艇之前,小花先跑几步,安娜的喊叫声由草丛飞出来。

    叁个人会合在一起,立刻跑进艇里,发动机器,晓色已经降临,那一艘快艇航行了几分钟就进入水警轮的射程之内。

    结果怎样呢?他们叁个人首先被捕,跟着水警逼他们引路,仍然驾驶快艇回到叶岛去,布下天罗地网,浓胡子以及大大小小的海贼全部被擒。

    水警轮摆布的妙计非常有效,他们分出一部份人躲在草丛附近,拔枪射击,把草丛里放置的两罐汽油击破,引起烈。

    岛上的匪徙,看见火光就发生错觉,以为快艇失火,担心烧掉之後他们没法逃生,必然急急忙忙的向火光映眼之处飞奔过去,水警躲在附近看见他们跑过,一跃而出,用机枪指吓,他们就束手被擒。

    浓胡子也是这样被捕的,他恨不得一口咬死胡叁。

    但是,两人都是阶下囚了,任由他怎样想,何是无济於事,後来胡叁还带领了水警到土牢,将铁栏里面囚禁起来的人救了出来。

    可怜得很,那些女人已经饱受摧残,全部昏迷。

    她们终於获救,但仍受拘押,原因是那个扁箱贮满了宝石,分明是走私,警方一定是想办法使她们招供,又再穿针引线的找寻幕後人,不能够把她们释放。

    海贼方面大多数是有案底的,而且晚上的枪声反映出他们黑吃黑,发生劫案,加上非法拘禁妇女以及强奸妇女多项罪名,更加要拘捕了。

    他们会受到甚麽判罚呢?看情形而定,在那些人当中,只有胡叁这个人是比较幸运的。

    因为他看见水警轮驶近就停驶,很迅速的招供,还将水警带到叶岛和刀岛两处拘捕那些海贼!更重要的是他保留那个扁箱,没有将它抛进海里,最低限度可以将功赎罪,减轻他应得的刑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