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者:不详 | 发布时间:2019-08-09 19:54 |字数:7275

    …舒服不舒服……」黄杨边扶着我的屁股,边挺动着下身。

    「好……舒服…快……快……肏我……用力……哦……好深……顶……到…

    …顶到了……哦…」我欢畅着。

    我用里的摇摆着身体,追求着快感,下垂的乳房在身下晃动着。黄杨又伸手握住我的乳房,用力的挤压揉捏。

    「哦……好……快……哦……阿杨……好舒服……快……」

    「叫我老公……我给你快乐……」

    「恩……哦…不行了……哦……啊…呜……死了……老……老公……快……

    肏我……肏死我……「我终于叫黄杨老公了,这种体位,这种快感,是和阿闯从来没有过的,我心里幻想着阿闯在肏弄我。

    「哈哈……叫我老公了……」黄杨以为我是叫他,快乐得彷佛要将所有力气都发泄出来似的。

    拚命在我阴道中钻插的鸡巴将我的阴道摩擦得都已经失去了感觉,巨大的快感从阴道子宫乳房传到我的脑袋我的身体。

    「哦……老公……要到了……快……再快……深……再深些……啊……」

    在快乐的侵袭下,我终于爆发了,滚烫的阴精从子宫爆射出来,阴道在不规律地抽搐着,我全身僵硬,脑袋眩晕,彷佛有上千颗星星在飞绕,我一下子瘫软到沙发上。

    「这么快,等等我……」黄杨抱着瘫软的我,坚挺的鸡巴丝毫没有放松,继续在我的子宫中阴道内抽动。

    「啊………啊……」再一次的快感冲袭着我,立即将我带上了第二次高潮。

    「哦…哦……哦……」黄杨的鸡巴突然爆胀,紧紧地顶到我的子宫口,长长的鸡巴恐怕是伸入了我的子宫,滚烫的精液从他的身体内喷射出来,就彷佛是岩浆喷发,好强好有劲又好烫,像子弹般的射到了我的子宫避上,再一次将我推上了高潮…

    「哦…………」连续三次的高潮让我立即失禁了,高潮的快感让我全身的力气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小腹不住地抽搐,下身的禁锢也突然失去,尿道口敞开,积蓄的尿液彷佛决堤的洪水,喷射了出来,激射在身前的沙发上,飞溅的尿水溅落在我的身上,顺着沙发流淌在客厅的地上。

    高潮过后的身体彷佛失去了存在,意识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天空,抽搐的阴道再次喷射出阴精。一阵阵抽搐的阴道彷佛要榨干黄杨的精液似的,一下一下的像小嘴般的吸吮着黄杨的鸡巴……

    「哦……」黄杨也彷佛泄尽了全身的力气,从后面一下子抱住我,紧紧地捏着我的乳房,彷佛要将我的乳房捏瘪似的,狠狠地攥着…

    我们俩就这样昏厥了过去。

    ………

    渐渐地我恢复了意识,四周洒落着明亮的灯光,高潮过后的我,浑身酸痛,激情过后的下阴传来热辣辣的刺痛,黄杨的鸡巴还半挺的插在我的阴道中,让我又胀又痛还有丝丝的酸痒。虽然肉体上是疲惫不堪的,可是精神却无比的清醒,意识是无比的欢乐。我知道,刚才的快乐将是我永生难忘的。

    身体下是濡湿难受,我转头,看着沙发上一片狼迹,喷射的精液和我体内分泌的爱液四散地洒落在沙发上,现在已经干涸成一片一片污迹,刚才高潮失禁的尿水也剩下淡淡的痕迹,身下的沙发垫由于吸收了我们的汗水和我分泌的大量的爱液或者还混合着我的尿水,湿漉漉的将我身体浸泡了好久。想着刚才的激情,我羞愧万分,即感觉对不起老公,又痛恨自己的淫荡…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黄杨也渐渐的醒来了,我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们的关系,忙禁闭了双眼。

    黄杨看我不住颤动的睫毛,知道我已经醒来,支撑起来紧压着我的身体。

    「还没有醒……让我再来一次……」还泡在我身体里的半硬的鸡巴彷佛又渐渐地苏醒了似的,颤动起来。

    「别……」我忙睁开了双眼,面色潮红,同时心里暗自惊讶黄杨充沛的体力,不禁小声哀求起来。

    「别…求你了,我受不住……了…」说完,脸色更加红润。

    同时扭转身体,想舒缓一下被压麻了的身体。

    「呵呵,看你还敢骗我不」黄杨得意的笑着,同时又动动了鸡巴。

    「啊……」我痛楚地喊了声。

    「怎么了?」黄杨抬起身,扶我坐好,鸡巴从我的体内抽了出来。

    「呵,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水…」黄杨一屁股坐在湿漉漉的沙发上,揶揄地看着我说。

    他刚才没有注意到我失禁的事情,还以为是我的爱液。不敢解释,只能脸红红的不做声。

    「来,让我看看…」黄杨搂紧了我,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分开我的双腿。

    我又羞又恼又无力,只能依偎在黄杨的身体上,任由他分开我的双腿,将毫无遮掩的下体暴露在黄杨眼前。

    「别…别看……」我娇羞地说。

    「呦…都肿了,看来刚才太用力了…」黄杨捏着我肿胀的阴唇说。

    我顺着黄杨的手往下看,可不是嘛,两片大阴唇通红的肿胀着,彷佛是两条大肉肠贴在下阴上,整个阴部狼狈不堪,混乱的阴毛一绺一绺的缠绕在一起,充血的大小阴唇还湿漉漉的,阴道口还在微微地撑开,露出里面充血的内壁。

    随着黄杨的触碰,不时传来阵阵的疼痛……

    「别……别碰了,好疼……」我软语央求着。

    「对不起……太粗暴了……」黄杨轻吻着我的唇。

    听着黄杨的道歉,感受着黄杨的温存,让我莫名的温馨。虽然我被他占有了,可是刚才的感觉真的太棒了,现在黄杨又不失温柔的亲吻,让我真的好温馨,想想阿闯,我又感觉自己是堕落的女人,矛盾的心情折磨着我,我靠在黄杨的肩上,无声的又哭泣起来。

    「别哭了,小婉婉……老公会心疼的……」黄杨温柔的吻着我的眼睛,吸吮着我的眼泪。

    「以后我一定对你倍加爱惜,我会疼你爱你亲你的,别哭了……」

    「来洗洗吧,全身粘粘的,很不舒服……」

    黄杨拉起我,我顺从的跟随着他,一起走进了卫生间。

    温热的淋浴打在赤裸的身体上,冲刷着身体上的污秽,可是真的能冲刷去吗?

    反正都被玩过了,黄杨看就看吧,我默默地用力地搓着身体,冲刷着下阴,彷佛能将屈辱洗刷干净似的。

    同时黄杨温柔的为我冲洗着后背,不时的吻着我的背部,坚硬的鸡巴有渐渐的站了起来,一下一下地顶着我的屁股…

    「别……让我休息吧,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转身恳求着。

    「好吧……」看我娇弱不堪的样子,黄杨停止了挑逗。

    「你也该帮我洗洗呀……」看我洗完,黄杨将我揽在胸前,边玩弄我的乳房,边说。

    我默默的接过洗澡球,擦拭着黄杨的身体,黄杨扶着我的肩膀,慢慢的将我往下压,直到我蹲下来,面对着黄杨挺起的鸡巴。

    「帮我洗洗…」黄杨示意我为他洗洗鸡巴。

    我娇羞又无奈地扶着黄杨的鸡巴,拨开包皮,用水清洗着。

    虽然黄杨的鸡巴在我身体里多次,可是我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黄杨的鸡巴,这么清楚地感觉黄杨的健壮。

    黝黑的鸡巴我竟然一手几乎攥不住,被我翻起的包皮显露出硕大的龟头,红彤彤的龟头彷佛又要择人而噬般的探头探脑,从龟头的尿眼还不时的分泌出男人的爱液,在我手掌洗涤下的阴茎,更加怒胀起来,突起的血管缠绕在阴茎上,一切都在告诉我,黄杨又准备好了。

    「来,让我再来一次吧…」黄杨抚摸着我的头部恳求着。

    「别……我真的不行了……」我抬头看着黄杨,热水打在我的头上。

    「那么……你帮我含含……」黄杨挺着下身,将鸡巴几乎顶在我的嘴边。

    「这怎么行……太脏了……」我坚决的摇着头。

    「我还没有为我老公含过呢,怎么能为你含,多脏呀…」我心里在说。

    「那……快洗吧……」黄杨看我坚决的样子,不快的说,同时催促我快快结束淋浴。

    我也想快些逃脱这样的命运,麻利地帮黄杨洗完。

    我们就这样赤裸着走出了卫生间,看到沙发上的狼迹,黄杨戏谑着说。

    「快收拾吧,没想到你有这么多的水,真是好淫荡呀」

    「你……你不回……回嘛……」我喏喏地问。

    「你老公不是不回家吗,今天我不走了……」黄杨冷冷地说,然后就直接走进了卧室。

    我没有办法,只能将散落在地上的浴袍拣起,穿在身上,同时将沙发坐垫收拾起来,泡在卫生间的盆里,可是我刚才的内衣裤怎么也找不到。

    先不管了,疲惫的我又将毛巾打湿,将沙发上的污迹擦拭一新。

    看看时钟,都夜里三点了,刚才又打扫了近半个小时,不知道黄杨在干什么。

    我惴惴不安地推看卧室的门。

    「啊?」我看到黄杨正将我的内裤放在鼻子边嗅着,同时在用手快速的套弄着朝天的鸡巴。

    「他在手淫!!!」我是第一次看着男人那么直接的在我面前手淫,脸又红了起来。

    「快,小婉,过来」黄杨看着我出现在门口,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让我进屋。

    黄杨拉着我的手,坐在了床上。黄杨就那样的躺着,拉着我的手放在了他的鸡巴上。

    「帮我手淫」黄杨直接了当地说。

    我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机械的握着黄杨的鸡巴,不知如何是好。

    「快动呀,否则,我就用你的骚屄了」黄杨恐吓着我。

    同时握着我的手,开始上下套动。

    听到黄杨的恐吓,我忙配合黄杨的动作,上下套动起来。

    黄杨舒服地放松了身体,享受着我的套动。

    同时双手伸进我的衣服,将浴袍拉开,双手玩弄着我浑圆的乳房。

    「恩……恩……」我又慢慢的有了快感。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身体这么敏感,稍微动动,就快感联翩。

    「恩……恩……哦……」我闭着眼享受着黄杨的动作,同时手也丝毫不停,继续套动着。

    「哦……好累……」我的手都僵硬了,可是黄杨的鸡巴还是没有射精的迹象。

    「来……」黄杨彷佛也没有强烈的感觉,坐起了身子,然后将我歪斜的浴袍脱下,自己则躺到了地上。

    我莫名地看着黄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是为了你,否则,你的骚屄肯定今天又跑不了了…」黄杨躺着说。

    然后抓住我的脚,将我的脚并拢,夹在他的鸡巴上。

    「这样行了吧……手就不会累了……快动吧……」

    「啊?什么?这样也行」和阿闯只会正常体味的我就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性爱竟然有这么多的花样。

    我用脚夹着黄杨的鸡巴,慢慢的搓动着。可是脚和黄杨的鸡巴间是那样的涩,上下运动脚是那样的苦难,而且黄杨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哦…先停停…」黄杨皱着眉头,抬起了身子,我则羞红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黄杨。

    「小婉,你这里有没有乳液…」黄杨恬着脸问。

    「要……乳液干什么…」我轻声问。

    同时转过身,走到化装镜前,将我的乳液递给黄杨。

    「等下就知道了…」黄杨接过乳液诡异地笑着。

    黄杨起身坐到床边,揽住我火热的身体,拽过我那双白嫩的小脚,用力地把玩着。

    我赤红着脸看着自己一对玉足,好美的一双脚啊!白皙娇嫩,如羊脂玉一般,十根脚趾白白嫩嫩的,像初生的婴儿般滑若丝缎。脚趾甲晶莹光洁一尘不染。

    一双纤柔嫩白小脚,因为春情荡漾或者彷徨无助而颤抖着。

    黄杨看着我姣美的纤足猛地把脸贴在我光洁的脚面上,滚烫的唇就紧紧地吻在了我的裸足上。

    黄杨紧紧捧住我的脚,开始吸吮一根根嫩白的脚趾。

    一根根脚趾被黄杨含在嘴里卖力地吮吸,「咻咻」的发出声响,阵阵的酸痒从脚底心脚趾传到我的身体,冲击着我的头脑。我娇哼着,勾起了脚心,恨不得将脚剁掉,脱离这痛苦又心爱的「折磨」。不一刻,我的脚掌上遍布黄杨的口水…

    黄杨抬起头,看着面颊潮红闭目娇哼沉浸在欲海中的我,眼中放射出强烈的欲火。

    他将我的脚抱紧,腾出手,将乳液涂满手掌,然后将涂满乳液的手掌在我的脚上抚摸…

    滑腻腻的乳液泛着阵阵幽香,赤裸光滑的足踝被黄杨大力的揉搓,是那样的滑腻瘙痒,让我不禁缩腿娇笑不已,同时脸上热辣辣的通红一片。

    可是从脚上传来的感觉让我又心酸又心痒,可是脚却被黄杨攥得紧紧地,没法动弹,黄杨戏谑地边抚摸我的脚,边邪邪地看着我笑,本来酸痛不堪的下阴又有阵阵的液体流出。

    看到我脚上涂满了乳液,黄杨爱惜地在我的小腿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躺在地上,将我的脚再次夹紧他的鸡巴…

    「哦……哦……夹紧……对…哦……」黄杨闭目在哼着。

    脚下的感觉是那样的异常,脚骨间夹着坚硬滚烫的肉柱,坚硬的肉柱不像真的骨头般的圪脚,也不像软肉般的无力,却是坚硬又带着肉感,本来敏感的脚底在异样的刺激下,又渐渐挑起我的欲火。

    「来,手淫给我看看」黄杨在我身下看我坐卧不安的样子,淫荡地跟我说。

    「什么?!我手淫给他看?怎么可以!!」我睁大了双眼,露出不信的眼神。

    「这么隐私羞人的事情怎么能做给他看?」我的内心在激荡着。虽然黄杨的说法很刺激,可……我怎么能同意…

    我羞着脸摇着头,却不知脚下却紧紧地并拢在一起,暴露出我内心的动荡…

    …

    「来吧,你不自己做,我就亲自做了,那时候,你可别怪我手重……」黄杨从鸡巴上传来的感觉知道我只是害羞,对这么淫荡的做法不是表面上那么坚决的抗拒,于是恐吓着我。

    我的身体一震,慢慢地手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对……听话,来摸自己的乳房,看你的乳房多饱满呀,那么嫩,那么滑,吸一口,是那么香甜……」

    在黄杨的声音诱惑下,我的手不自觉的抚摸到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随着黄杨的话语,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真的感觉到自己的乳房是那么滑腻是那么的动人…

    …

    「对……揪揪你的乳头,看她都挺起来了,就等你的抚摸呢……」

    黄杨看着我随着他的话语不断动着的手,也异常的激动,声音带着颤抖。

    「对……捏着她……拖着你的乳房……多么丰满呀……是不是想让我吸吮呢……」

    我红着脸,星目半闭,听话地随着黄杨的声音,托着自己的乳房,幻想着如果这时候有人能舔她……

    我不由得点点头,好像在告诉黄杨,我希望他来舔我,吃我的奶子……

    「哦……乳房好涨呀……好痒呀……」黄杨在继续诱惑着我。

    「好痒……好痒……恩……恩……」我闭目哼着。

    同时乳房在我的揉搓下变形。

    「是不是你的小骚屄也痒呢……」

    「恩……是……是……」我哼着。

    「来,揉揉看……」黄杨激动得忘记了自己。

    我自然的将另一只手伸到了下身,叉开腿,摸到了自己的阴蒂……

    「别……别叉腿……这样我就享受不到了……」由于我叉开腿,脚就自然的分离,黄杨在下面不满地喊着。

    我忙夹紧脚,继续动着。可是夹在腿中的手却没有退出来,反而捏着阴蒂上下动起来……

    「我看不到你的动作……可是你要听我的……」黄杨被眼前的春宫看呆了,在地上指导我说。

    「恩……恩……」我哼哼唧唧地彷佛是在回答他又彷佛是自己在享受。

    「摸到你的小豆豆了吗?」

    「摸……恩……摸到了……」我哼唧着。

    「什么感觉?」

    「她……勃起了……恩……好痒……好痒…」我扭动着双腿,彷佛要借着摩擦大腿的力量来制止体内的瘙痒。

    「有水流了吗?」

    「恩……有……有……」

    「从什么地方流的呀……」

    「从……恩……恩……从小屄里……」我说着淫秽的字眼,因为这样说,更加刺激。

    「对,知道用「屄」这个词……想用手指抠进去吗?…」黄杨激动得睁大了双眼。

    「恩……恩……想……」

    「那么就抠……伸进去……」

    「哦……恩……」我听话的将手指伸到了阴道中,热热的膣肉立即包裹着我的手指。

    「哦……恩……吭……啊……」

    你想想,一个漂亮的女子,全身赤裸着坐在床上,一只手指扣弄着自己的阴道,同时揉搓着勃起不堪的阴蒂,另一只手在挤压自己的乳房,丰满漂亮的乳房在揉搓下变幻各种奇怪的形状,而这个美女还在为别的男人足交,哼唱的勾魂的呻吟声充满着房间每一个角落……

    黄杨看到如此诱人的场面,面红耳赤心跳一百,坚挺的鸡巴突然爆射了出来……

    「哦……哦……」白浊的精液跳射到空中,溅落在美女的腿上脚上……

    「啊……」美女也同是到达了高潮,全身瘫软,又一滩淫水从阴道中喷射出来,将身下的床单打湿。

    我今天高潮过渡了,就这样的再次昏倒,黄杨捏着还坚硬的鸡巴从地上爬起,分开我的双腿,将鸡巴对准我的阴道,「扑哧」一声再次肏了进去,快速的抽动了几下,然后将鸡巴紧紧顶在我的阴道口,「扑」「扑」地射出了剩下的精液,同样地瘫软在我的身体上。

    …………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房间,显现出卧房内的景象。混乱不堪的睡床上,躺着两具赤裸的肉体,女人是那样的丰满圆润,男人是那样彪悍强壮。同样都是疲惫不堪,但脸上都洋溢着满足的神色。

    男人赤裸地仰面躺着,大手还握着女人丰满的乳房,黑黑的鸡巴垂在硕大的睪丸上,鸡巴上的精液已经干涸,显得龌龊不堪,一条大腿伸进女人叉开的双腿间……

    女人同样是仰面朝天的躺着,丰满白皙的胴体还显现高潮过后的余红,高耸坚挺的乳房虽然有一只被男人压住,但另一只还是坚挺着显示出少妇的活力。分开的大腿暴露出暴雨摧残过后的阴部,充血的大阴唇一改刚才的大大分开的状态,现在微微地合起,本来泥泞不堪的阴部现在略略得到恢复,潮湿的下阴现已干涸,混乱的阴毛现在也凝结成绺,偶尔还能看到干涸破灭的泡沫……

    空气中弥漫着精液和着体液的腥臭味,本来充满着幸福温馨味道的房间此刻竟然显得淫乱龌龊…

    女人渐渐地醒来,赤面朝天,环顾四周泪流满面。男人也清醒过来,握着乳房的手不住又把玩起来。

    女人推开男人的手,坐了起来,男人也笑嘻嘻地坐了起来,还像在女人的身上抚摸。

    女人坚定地拒绝,男人悻悻地走到卫生间冲洗过后,穿上衣服,对女人说。

    「小婉,你真迷人,我不会放过你的,准备好做的情人吧……」

    说完强迫地吻了女人后,大笑地走了。

    女人痛哭流涕,咆哮着,厮打着床上被褥……

    「铃……」客厅上的电话响起。

    「老婆,我在大连,昨天和客户谈判,今天听到你那下大雨,没有被淋到吧……」

    女人拿起电话,电话那端传来温柔的声音。

    「哇……」女人羞愧痛恨耻辱……种种情绪袭击过来,大哭着。

    「小婉……宝宝………」

    电话那端明显地焦急起来,对房间的女人说着什么。女人哭泣得几乎背过气,但她能说什么?!

    电话持续了半个小时,女人痴痴地放下电话,呆坐在沙发边。木然良久……

    「昨天发生的事情我清楚的纪录下来……」女人泪流满面,坐在计算机旁边,敲着如下的话。

    「我纪录了每个情节,我的感受,我不知道为什么写了这么多,是希望有一天阿闯看到我的日记,知道我是多么淫荡下贱的女人,希望他看到我这么淫贱的描述而痛恨我,抛弃我……」

    「…我真的希望阿闯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能够不再将我放在心上,这样他才能不那么受到伤害,我希望他痛骂我,骂我下贱,也希望他能殴打我,打去我身上的耻辱,但我希望阿闯能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的悔恨,我要阿闯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的爱他……」

    「我痛恨我的出轨,虽然我是在酒后而且是被黄杨下药迷奸,可是我耻辱我在床上的感受,竟然在黄杨的玩弄下,出现了高潮,我痛恨我对阿闯的不信任,当听到黄杨的谣言的时候,竟然真的相信了,让黄杨阴谋得逞,我是多么的对不起阿闯呀,我的老公,你能听到我内心的悔恨吗…我现在恨我还有生存的勇气,我………」

    「可是,阿闯要是离开我,我真的能受得了吗?我将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活下去,想象着阿闯跟我诀别的样子,我的心就绞痛在一起,可我知道,我是没脸面对阿闯了,没脸再在世上生存了……可是我内心真的幻想着,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阿闯永远也不会知道………」

    女人哭泣地停了下来。

    「……我知道我是多么的可耻,知道事情发生也将不能挽回,如果阿闯知道………我选择……让阿闯亲手杀死我!……我之所以还能有脸地活下来,我知道,我舍不得阿闯,舍不得这个家,我好悔!!!!……」

    女人哭泣着再次闯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再次拚命地冲刷着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