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者:武林色郎 | 发布时间:2019-08-09 19:59 |字数:1672

    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

    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吶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候至祥两手扣住老师双腕,然后将她两手会齐,用左手扣住她双手腕脉,接着将手举高,像是要把老师半空吊起似的。对候至祥的动作,陈小华报以浅浅的微笑,凝望深邃的眼神,带着无法捉摸的淫意,抑是爱意,让候至祥有种感觉-老师爱的是我。

    当两个人的脸颊逐渐靠近,彼此的眼神也逐渐瞇成一条线,候至祥的左手也渐渐放松,忽然候至祥感觉下唇一痛,眼睛一亮,看着老师顽皮的笑意,知道被咬了一口,又恢复了方才怒火及欲火交织的状态。手一扣紧,朝她身后迈步跨去,陈小华身子一斜倾,两手被缚拖在地上走。

    到了房间,温色的黄灯光,加高了两人的体温,拉到床头,候至祥解下老师丝质腰带,绑住她两腕,缚在床头栏杆。爬上了床铺,压着老师双腿,在柔和的灯光,老师清秀白?的脸庞,显得格外清淅妩媚,凝神的双眼,分不清是深情还是挑逗。正当候至祥不自禁地往老师脸颊亲近。

    只听「啐」了一声,候至祥被老师喷得满脸口水,挑逗的眼神带着嘲笑,候至祥完全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知道她的目的。毫不留情地左右开弓掴她两掌。陈小华狼狈地侧回头来,鲜红的掌印烙在粉嫩的脸颊,略带哀怨的神情令人意存怜惜,待到四目交投,陈小华眼神又转为刚强,嘴角微扬,似在示威。这令得候至祥决意省下怜香惜玉之心,张出狼爪,将身上丝质衣裙撕得零碎,两手狠抓老师高涨的双峰,陈小华痛得「嗯」了长长的一声;接着候至祥转攻下盘,身子一侧,左手握着老师左乳,张口吸吮老师的右乳,右手中指插没了老师的私处。

    陈小华再度被带到高潮,全身不住地往上挺摆。候至祥意犹未尽,陈小华这时说:「我受不了了,插我,干我,叫我当你的奴隶都可以。」看着陈小华带着疲惫及淫佚的眼色,候至祥感觉下体快爆浆而出。放下动作,脱光衣物,分开她双腿,尽了命往她阴穴顶。但从未经人事的他,汗流浃背仍不得其门而入。陈小华见他宭相,倒也于心不忍,忙说:「解开我,我帮你。」

    「不!」候至祥男人自尊心受损,手指粗鲁地拨开的她的阴唇,陈小华一痛,两腿乱踢,将候至祥绊在床上,厉声说:「每个人第一次都会如此,这不表示你不行。」

    候至祥一呆,委顿不动,陈小华又说:「快解开我。」候至祥依言照做。

    见候至祥又回到一副窝囊相,心中不忍。和他对坐起来聊天,说:「是老师的错,第一次不应该给你这么粗暴的经验。」

    候至祥看着萎顿的鸡巴,不知道该讲什么。陈小华又说:「国内的性教育真是失败。要做爱,男生要把包皮拨开,伸出龟头才能办事。」

    「怎么弄?」

    陈小华教他站起,握住他阴茎,右手慢慢拨开他的包皮,候至祥「啊」了一声,陈小华柔声说:「不要怕。来,我教你。」自己呈跪立之姿,拉着他双手来按抚双峰,说:「在我乳房边缘像这样来回轻轻地按摩,乳头要这样轻轻地点,女生才会有高潮。」

    候至祥依言照做,陈小华则托着他阴茎从根部舔起,舔到龟头,候至祥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好爽。」本来小心翼翼地在她胸部按摩的双手变得乱摸。

    陈小华见时机成熟,要他躺平,坐在上慢慢的套上阴茎,两人同声吶喊,陈小华上下抽动,两手握住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双峰,深情脉脉地看着。候至祥则感到自己的青春小鸟从未如此温暖过。

    接着候至祥的呼吸声益渐急促,陈小华忙收兵,下床俯身,含住他阴茎,丰沛的精泉如注泻在她口中。

    候至祥看得感动说:「谢谢老师。」陈小华说:「大人了,现在有人要欺负你,叫你帮忙做弊,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待续

    没有存货了,各位大大帮帮忙续上她,先谢谢!